• <bdo id="6kegu"><dfn id="6kegu"></dfn></bdo><bdo id="6kegu"><address id="6kegu"></address></bdo>
    <menuitem id="6kegu"><strong id="6kegu"></strong></menuitem><tbody id="6kegu"><div id="6kegu"><address id="6kegu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• <nobr id="6kegu"><dfn id="6kegu"></dfn></nobr><nobr id="6kegu"><optgroup id="6kegu"></optgroup></nobr><tbody id="6kegu"><nobr id="6kegu"><optgroup id="6kegu"></optgroup></nobr></tbody>

  • 
    
    <tbody id="6kegu"><span id="6kegu"><address id="6kegu"></address></span></tbody>
  • 城東興達致力于打造機械加工服務最好的平臺,幫助有機械加工需求的客戶提供最周到的服務!王經理:18632626346 ? 孫經理:13521145216

    當前所在位置:北京機床加工 > 情感天地 >

    滑滑蟲認真的回答道,魂晶計時器,tokyo-hotex0008,星宇卡盟

    摘自:未知? ?時間:2020-09-15 21:06 ? ?瀏覽: ? ?
    滑滑蟲認真的回答道。
    “也是,貿然去做小生意也不好。小天啊,你一個人住,如果遇到什么困難,記得跟琴姐說,琴姐能幫你的一定幫,家里如果需要打掃啊什么的找琴姐就是了。”
    何琴贊同的點了點頭,然后微笑著向滑滑蟲說道。
    “琴姐太客氣了,我這人一個人住慣了,不用操心我的事情的。”
    滑滑蟲輕笑著擺了擺手。
    “哎呀,時間不早了,我該去做午飯了。”
    聊著聊著,何琴抬眼看了一下客廳里的掛鐘,發現已經臨近中午,趕緊起身朝著廚房走去準備午飯。
    “琴姐,我來幫忙!”
    滑滑蟲也站起身來跟著何琴來到了廚房,兩人有說有笑的聊著天,很快便是做好了一桌子菜,本來是三個人吃的,現在只剩下兩個人,倒是便宜了滑滑蟲,吃得小肚子都鼓了起來。
    下午滑滑蟲回去睡了個午覺,又來到了云嵐家里,幫著檢查了一下她們家的水電等情況,稍微檢修了一下小毛病,到了傍晚,依然是不見云嵐打電話讓滑滑蟲去接她,而云萱也在艾斯布萊特的家里沒有回來。
    一直到了晚上九點多,云嵐才給滑滑蟲打了一個電話,語氣中滿是疲憊。
    滑滑蟲飛快趕到云氏集團,將云嵐接了回來。
    “琴姐,萱萱呢?”
    回到家中,云嵐第一件事就是去了自己女兒云萱的房間,卻是沒有看到她的身影,不由疑惑的向何琴問道。
    滑滑蟲認真的回答道,魂晶計時器,tokyo-hotex0008,星宇卡盟
    “嗯……”
  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云嵐忽然雙手舉起伸了一個懶腰,發出一聲膩人的嚶嚀,由于是夏天,又是在辦公室里,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襯衫,這一伸懶腰,上半身那完美的曲線便是毫無遮掩的展現在滑滑蟲的面前,讓滑滑蟲看得有些目眩神迷,眼神發直。
    伸了一個懶腰之后,云嵐下意識的看了滑滑蟲一眼,見他兩眼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,眼中是迷戀的神色,才反應過來自己這個動作的確是有些太過曖昧了一些,趕緊正襟危坐,干咳兩聲將滑滑蟲從神游之中拉了回來。不知道為什么,在滑滑蟲的面前,云嵐總是感覺自己十分的放松,身心也變得愉悅,連空氣似乎都變得香甜了起來,整個人仿佛回到了少女時代。
    “董事長,要不要喝點水?”
    為了緩和辦公室內有些尷尬的氣氛,滑滑蟲開口向云嵐問道。
    “滑滑蟲,為什么你叫水穎就叫穎姐,叫我就是董事長或者是云嵐女士了。”
    云嵐沒有回答滑滑蟲的問題,而是皺著眉頭有些不滿地反問道。
    “額,因為之前就是這么稱呼的,所以不知道該怎么改口。”
    云南十一选五